一个决定

终于我还是follow my heart.

今天下午,我找了我的准未来导师–刘偲老师,简单的聊了一下。然后,我决定不留在这里–中国科学院信息工程研究所。

推免的面试,各个学校基本接近尾声,没有什么机会去别的学校再试试,我选择留在苏州大学NLP组。

当张民老师问我为什么的时候,让我说出两个不留在研究所的理由。我脑子里只有一个,我不喜欢这里。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决定,对任何人来说。并且对很多人来说,我的这个决定都是脑子进水了。

计算机是我的爱好

上半年选择学校的时候,我就没想去投学校,直接投了研究所。
我希望自己的研究生生活能够花的有意义,去学习更多的更深的东西,虽然我也知道全是靠自己,但是可能研究所的人更靠谱吧。我希望研究所的高要求能让我更有压力不去浪费时间。

做自己喜欢的事,是人生最幸运的事,我很幸运。
其实无论在哪里,自律都是第一要素,我不该去利用其他人的要求去压制自己的懒惰,我应该从自己的性格中剔除懒惰,才能持续发展。

我生命中有一个很重要的人,一个让我钦佩的,活生生的人–张冉,我的初中同学都了解那是怎样的人。平台从来不是限制他的因素,够优秀,并且足够自信自己会优秀。我没有他那么厉害,但我觉得在自己喜欢的事业上,我可以做到。

我需要一个环境

来到研究所两天,我很不适应。环境真的不容乐观,北京又在严打,各类餐馆被关停,吃的很差,住的地方也出了点问题,交通也很不方便,工位的空调也很不好,泰坦显卡的发热量又很大,我几乎隔20分钟就要洗一次脸才能静下来,耳机已经完全不管用了。
很多人会觉得怎么这么矫情,如果在以前,这绝不会让我选择离开。
我很不喜欢这个环境,不适合我静下来做事情。
对于编程和算法这类工作来说,环境是最重要的基础。在理工楼101,我可以从早上11点坐到凌晨3点去写代码。也不会有人来打扰我。(要跟女朋友道歉,来找我还会被我凶)

在来这里之前,我觉得中科院的环境应该非常好吧,毕竟是国家重点实验室。
但是很不幸,我还是太天真了。学生的生存条件并没有那么得到重视,我以为这里应该以人为本,本来就没有多少人,就更该把环境搞好才行吧。我的师兄们只好每人一个风扇,甚至两个,一个给机器一个给自己。
从他们跟我聊天的语气中,我听到很无奈,习惯就好。我也很佩服他们,环境这么差,还要做很多工作。

在这样的环境,我很难保证自己的情绪不会影响自己做事情,所以我要慎重的考虑这个因素。

我很担心未来三年的处境

在一开始,导师跟我提出几点要求:

  1. 要花时间。
  2. 要服从安排。

在信工所的两天里,我看到的这些人,都很苦恼,一点都不快乐。
选择来这样的地方不该是非常喜欢这份事业的吗?这样的样子很奇怪。
花时间,对我来说,时间除了睡觉,就是在电脑前面了。不成问题。
但是服从安排,我就很没底了。毕竟听到很多人都说自己的导师如何压榨自己。
同时我又从师兄那里听到些不太好的东西。

对于我来说,我比较耿直,这些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
如果因为某些事情让我做东西很不开心,我绝对做不好,并且还浪费大量的时间。
听说有一个很厉害的师兄因为跟老师在一些任务上搞的不愉快被外派到其他学校交流去了。

我想,如果有这样的事情,我应该也会闹的不愉快吧。
我怀着对技术的赤诚,不想成为廉价的劳动力。

血里有风

我要的是自由的精神。

来过北京几次,我从未喜欢过这里。用今天认识的人的话说,对他来说,这里没有任何生活的气息。
这里是政治中心,在中国,我永远不想沾边的东西。
这里是经济中心,在这里,少有真诚。

人生很短暂,三年很漫长。
做技术的人,应该都是我这样子。不耻那些偷奸耍滑,不屑那些争名夺利,用自己的能力换取自己应得的那份。
世界虽然很复杂,很坏。
但是我终将面对的,是我自己。并且实时面对的,也都是我自己。
活着,不为谁,为了自己开心。仅此而已。

在苏大会不甘心吗?

并不会。
其实我选择的是张民老师和苏州。

跟张民老师有很多接触,这个被苏大挖过来的NLP国内前沿学者,带着苏大的NLP排进了前5名。为人非常直接,可能是因为工作太多的缘故,惜时如金,绝不废话。
在我找他的时候,再三跟我说,你要考虑清楚,中科院的研究生跟苏大的研究生含金量不一样的,苏大保一个中科院非常难的,你有这个机会千万别傻。

刘偲老师也是CV圈比较厉害的,张民老师也是NLP圈很顶尖的。在这一维度,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学校虽然差异很大,但是我毕业以后只能靠自己的能力。

所以关键是我自己,我愿意用三年的时间,在苏州学习,而不是北京。

人生是自己的,我应该为自己负责。

Talk is not cheap.